海润光伏沉浮录

作者: 熊氏科技集团 / 时间: 2019-04-29 20:21:10
浏览次数 158

对此,*ST海润董事会秘书问闻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公司目前处于缄默期,具体的内容不方便透露。

不仅仅是高管的职位和薪酬被调整,实际上,*ST海润早已通过减员的方式对公司机构作出调整。据*ST海润2017年年报披露,该公司报告期内员工总人数骤降近2000人,减员幅度约为38%。

不仅如此,由于*ST海润面临的资金紧张,除了上述高管职位与薪酬一并做了调整外,其他多位高管的薪酬也被下调。公司董事邱新与两位副总裁的基本薪酬都由70万元/年下调至49万元/年;另外一位董事ZHANG JIE(张杰)的基本薪酬也由14万美元/年下调至9.8万美元/年,下调幅度均为30%。

江苏省高邮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曾对记者表示,*ST海润公司内部出现问题,退出项目是迟早的事情,不过并没有给双方带来太大的损失。

因2016年、2017年连续两年度财务报告均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,5月29日,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*ST海润”,600401.SH)被暂停上市,停牌前股价跌至0.87元/股。

在此阶段,即2010年,海润光伏引进了国内光伏产业市场化早期的推动者、被业内誉为“中国光伏教父”的杨怀进。在这之后杨怀进对海润光伏进行了全产业链布局,将原来仅限于硅棒、硅片生产的企业扩充到涵盖太阳能电池用多晶硅锭/片、太阳能电池片和组件的研发、生产与销售,太阳能光伏电站的投资、开发、运营与销售,以及太阳能光伏电站项目施工总承包、专业分包业务的全产业链布局,之后不久,在2011年实现借壳上市。

除此之外,海润光伏也在陆续退出各地的项目。2017年,其相继退出辽宁营口的沿海科技创新创业生态产业园项目,以及海润光伏扬州2GW多晶硅铸锭及2GW切片项目,辽宁和杭州两个项目投资总额达100亿元。

就在6月20日晚间,*ST海润再度表示,“为降低经营管理成本”,其信披地点也由写字楼搬到工业园区内。公告显示,*ST海润信披地点由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智慧路5号无锡信息港,变更到江苏省江阴市徐霞客镇璜塘工业园区。

公告显示,邵爱军、周佳雷等7位*ST海润副总裁被免职,其中5位职务被调整成资深总监,待遇也随之调整,按照调整后相应任职的职级执行。

除人事的大变动,*ST海润还注销了7家海内外子公司。据统计,这几家公司在今年前5个月都处于亏损或者零盈利状态,累计亏损约348.58万元,净资产累计为-1267.72万元。

无人掌舵的海润

6月13日晚间,*ST海润发布了第六届董事会第六十三次(临时)会议决议公告,为了实现股票的恢复上市,公布了人事调整、注销子公司等多项措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上述公告发布一周之前,*ST海润董事长李延人、首席技术官李红波、监事会主要成员也相继辞职。

杨怀进担任董事长期间投入了大量资金布局下游电站项目,与多地政府达成光伏电站投资战略合作协议。彼时,他认为一体化建设光伏电站是企业的出路。

人事、资产大变动

进入6月份,高管辞职、人事变动、注销子公司、变更信披地点,被暂停上市*ST海润的动作频频。这个曾经的光伏明星企业,正在努力从退市的悬崖向上爬。但是面对高额的逾期债务、大面积的投资者索赔,*ST海润的“保壳”之路该走向何方?

*ST海润称,上述人员的职务及薪酬调整,对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配置,公司管理成本,以及日常经营管理的效率都有一定积极作用。

海润光伏成立于中国光伏产业集中爆发的2004年。2004年后,欧洲光伏市场悄然兴起,刺激中国的光伏企业迅速发展,但在2009年后,受“双反”与产能过剩的影响,国内光伏行业进入寒冬期。

声明:本网所有文章(包括图片和音视频资料)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